您的位置:亚美am8会员登录->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销售精英要被扣钱”?亏损倒逼减产停产,这一产业下游日子艰难

“有利润的时候,销售精英,企业给予奖励;企业亏损的时候,销售精英,扣钱!”华东地区一位企业人士如是说。


该企业人士还发出这样的疑问:期货反映的是价格预期,本周期货价格涨,钢厂的订单也没有好转,市场究竟是咋了?


亏损令部分地区钢厂停产或限产


据钢联不完全统计,5月国内18家钢厂发布检修计划。其中,磐金钢管各分厂计划将于5月31日至6月6日进行轮流检修,预计将累计影响产量5万吨。


截至5月27日,85家独立电弧炉钢厂,平均开工率为67.91%,环比下降1.71%,同比下降12.75%;平均产能利用率为55.87%,环比下降3.42%,同比下降27.96%。


另外,根据2022年5月中旬在乌鲁木齐召开的新疆钢铁行业健康运行小组会议,后期经疆内各钢厂共同沟通,确定最终停减产方案:决定停限产开始时间调整为2022年6月1日,停产时间统一调整为7天,后期视情况作出相应调整。


“从目前企业生产和状态来看,现阶段需求表现不佳、生产亏损是抑制钢厂生产积极性的重要因素。”中信建投期货黑色产业链研究员张少达说。


据先容,截至5月27日,247家中国钢企盈利率48.48%,环比下降8.23%,同比下降36.8%。成品材价格跌幅超过原材料跌幅,使得钢厂亏损加重,多数厂家通过减产、停产来缓解压力。从工艺角度看,伴随短流程吨钢利润恶化,短流程产量下降明显。截至5月27日,短流程产量较去年同期减少超过30%,而长流程螺纹钢产量同比减少10.7%。


“5月份钢价下跌较为明显,北京、杭州等主要市场螺纹钢、热卷价格跌幅400—500元/吨。相对而言,铁矿石、废钢等原料价格较为坚挺。短流程钢厂3月至今一直处于亏损局面,目前吨钢仍亏损200元左右。长流程钢厂5月以来多数也处于小幅亏损局面。再加上疫情影响终端需求,钢厂订单明显减少。部分钢厂出于成本及订单因素考虑,开始加大减产检修力度。”光大期货黑色系研究总监邱跃成说。

记者注意到,从表需数据看,建材5月需求依然不足,周均表观消费312万吨/周,环比4月的316万吨减少4万吨/周,较去年5月的413.7万吨减少了101.7万吨/周,降幅24.6%。建材日成交高频数据也能印证需求端的疲软。5月建材消费日均15.3万吨,同比去年5月的21.3万吨减少28.2%,环比4月份的17.06万吨减少10.4%。


张少达认为,疫情防控、物流不畅、华南雨季以及资金情况不乐观等因素是影响5月份需求端释放的主要因素。产量低位的情况下,螺纹钢库存去化依然不顺,5月甚至出现钢厂大幅累库情况,主要原因是疫情防控导致运输条件受限,钢厂出货节奏放缓,库存回升,目前库存水平已经超越2020年,钢厂近期密集降价。社会库存虽然有所回落,但贸易商采购积极性下降,导致市场库存整体降幅收缩。综合来看,华东、华北地区累库严重,其余地区压力相对不大。目前受疫情防控和强降雨影响,运输条件和终端需求完全释放还需一段时间,库存去化的节奏极有可能呈现“旺季不去淡季去”的变化。


“6月份,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好转以及稳增长政策的不断发力,需求有望出现改善。同时,钢厂因亏损减产检修增多,产量将维持低位。国内库存去化速度或将有所加快,悲观情绪修复对钢价走势将形成向上驱动。6月份将进入高温雨季,需求改善的力度可能有限。预计6月份钢价会有反弹,但持续性不强。”邱跃成说。


张少达认为,近期各项稳经济政策频出,或为市场注入向好预期,带动价格上行。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房地产的颓势暂时无解。今年以来,超过150个城市松绑对房地产政策,但销售依然未见起色,当前政策仍难以恢复购房者信心。华东地区复工复产后,核心大城市会有边际改善,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目前,政策端更多关注销售方面,对投资方面仍然没有放松,房企融资难问题仍然存在,预计三季度新开工延续弱势,建材需求难有提振。基建方面,在去年专项债后置到今年年初使用以及今年专项债发行进度相对靠前的情况下,二季度基建投资相对偏强是可预期的,重点在于下半年能否维持这一节奏,目前来看“前高后低”的概率大。虽然市场对后期基本面边际改善有很强期待,但现货端仍承压运行,注意观察强预期下钢材去库存的力度。


“四连降”后焦炭需求仍不见改善


目前,整个黑色产业链是2016年以来最差的日子。疫情下,下游成材需求不足,近期建材日均成交多不足20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近10万吨。“本该降库的时候,不仅没有有效降库,而且还在不断累库,整体库存高于往年同期。成材卖不上价,多数钢厂处于微利或者亏损的状态,只能够惨淡经营。在下游钢企日子不太好的情况下,焦企的日子也十分艰难, 生产也面临着亏损的情况。在焦炭四轮降价之后,大部分焦企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亏损,甚至出现部分焦企单吨焦炭亏损在300元左右。”中辉期货煤焦研究员杜鹏说。


记者注意到,焦炭价格自5月7日第一轮调降落地至5月26日第四轮调降落地,累计调降800元/吨,全国30家独立焦化厂吨焦平均利润-48元,处于历史低位和同期低位。炼焦亏损使得中西部部分焦企已有10%—30%不等的减产幅度。钢厂利润也并不乐观,焦钢毛利差仅-6.6%,利润主要集中在矿段,其中焦煤的超额利润率达到45%(以2017年为基点)。


焦炭在降价800元/吨之后,下游需求并没有明显改善,依然维持着不温不火的采购状态,钢厂焦炭库存维持低位运行。数据显示,钢厂焦炭库存683万吨,同比下降89万吨。“焦企在亏损扩大之后,也开始逐步调整生产,减产稳库稳价。炼钢的亏损让钢厂有继续压低焦炭价格的意愿,而焦企的亏损让焦企有抵制降价的苦衷。在行业微利的情况下,产业链内卷严重。”杜鹏说。


利润能否从原料煤端传导至下游?张少达认为,一是钢材需求是否持续羸弱;二是主焦煤供应端能否有明显增量。前者在宏观政策、产业政策的不断刺激下,有边际好转迹象。至于后者,除了要看国内供应增量外,还要跟踪进口增量。进口蒙煤方面,288口岸通关恢复至450车/日以上,中盘重启运输100车/日,但受口岸防疫、环保政策限制,短期内增量有限,预计288口岸年内有望恢复至600车/日附近。


另外,目前焦企的产能利用率为80.7%,日均产量68.9万吨,二者均有所走低,而下游钢厂高炉产能利用率还在走高,日均铁水产量已超240万吨。“在焦炭供给减少、需求增加的情况下,焦炭供需处于偏紧状态。短期悲观情绪主导着市场,使得现货价格偏弱运行。”杜鹏说。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