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美am8会员登录->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宏观影响叠加需求偏弱,油脂板块再度走弱

昨日,国内商品走势分化,油脂板块跌幅扩大。

昨天下午,MPOB报告公布,12月马棕整体减产幅度小于往期,报告无明显利多指引,国内油脂进一步走低,截至1月10日收盘,豆油主力跌1.89%、棕榈油主力跌3.06%、菜油主力跌1.92%;自年初至今,豆棕菜油分别累计下跌4.47%、6.62%、5.92%。

自元旦后油脂板块就阶段性走弱,近日为何再度下跌?

“近期,油脂板块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前期上涨的原因一方面是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优化,市场看好后期的餐饮消费复苏,另一方面是印尼政府宣布1月份开始收紧棕榈油出口规则,按照新规,配套系数将从1:8缩减到1:6,即出口额度为国内销售量的6倍。并从2月起将生物柴油强制掺混比例从目前的30%提高到35%,给棕榈油及相关油脂带来支撑。”西南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黄婷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进入1月份,油脂在前期振荡区间高位又再度回落,月初受到原油价格大幅回落和人民币持续走强的影响,国内油脂期货开始转跌。加上本周临近春节,油脂节前备货基本结束,而油脂的需求仍旧偏弱,国内三大油脂价格再度走软。

美尔雅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张翠萍也认为,此前随着国内疫情管控政策优化,市场对国内终端需求恢复预期的交易带动油脂反弹至振荡区间上沿。然而近期国内偏弱的需求现实、市场对新年度经济衰退的担忧、原油回落等打压下,油脂再度承压走弱。随着美联储12月会议纪要及经济就业数据的相继公布,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的预期增加,美金指数回落,人民币升值。不过,目前通胀放缓程度仍未达到美联储预期,市场对2023年经济衰退担忧不减,加之人民币升值对进口依赖度较高品种的成本压制,因此目前尚未看到宏观面的明显支撑。

此外,徽商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郭文伟也表示,近期四川省储发布菜籽油轮换公告,将在1、2月份出库1.8万吨菜籽油,但受疫情影响,国内小包装消费出现旺季不旺,提货量不及往年的情况,并且豆油呈供应宽松预期,国内棕榈油库存高企,这也导致油脂板块共振回落。

郭文伟认为,在油脂供需结构宽松预期背景下,短期油脂板块延续弱势回调,不过1、2月份棕榈油季节性减产和阿根廷大豆减产兑现担忧影响回调节奏,对油脂下方仍有支撑。

“对于油脂,我认为需求恢复是大方向,但过程会有多次反复,行情也将随着这个过程涨跌起伏。距离春节还有时间,不排除下游最后一波备货,在真正常态化生活到来前,油脂整体大概率维持宽幅振荡的格局。”张翠萍说。

出口需求疲软将让马棕库存高企持续

“昨日的MPOB报告整体利空。马棕12月产量环比减3.68%至162万吨,出口环比减3.48%至147万吨,期末库存继续回落至219万吨,环比减4.09%,但绝对水平高于近五年均值217万吨,产量减幅不及预期以及出口转弱程度超预期,减弱市场对后期供应收紧的担忧。”东兴期货农产品分析师陈哲表示,长期来看,棕榈油产地减产情况有所改善,去年马棕全年产量1845万吨,同比去年增1.98%,期末库存也恢复至五年均值以上,同比增36%。鉴于去年高产季表现略好于前年,马棕产量暂持乐观态度,但由于天气不确定、劳工短缺虽有改善但未完全填补空缺,恢复程度有待进一步观察。

张翠萍分析称,整体来看,虽然马棕延续降库,但产量不尽如人意。去年11—12月降幅分别为7.33%和3.68%,尤其是12月降幅严重低于往年同期均值。照此下去,减产季降幅的持续缩窄或减缓甚至扭转后续库存的走低趋势。

独立检验企业Amspec Agri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1月1—10日棕榈油产品出口量为235529吨,较上月同期大幅下滑50.97%,马棕出口需求疲软。此外,印度溶剂萃取商协会(SEA)周一敦促政府将精炼棕榈液油进口关税从目前的12.5%提高至20%,以抑制低价进口,保护国内炼油商。对此,黄婷表示,最近两个月印度精炼棕榈液油的进口急剧增加,已达到40万吨的水平,如果这个措施落地,将不利于马来和印尼的棕榈油出口需求。

“如果1—2月延续12月的减产幅度,叠加出口下降,马棕库存将继续高企。不过,季节性减产并未结束,SPPOMA数据显示1月1—5日马棕产量环比下降15%,延续季节性减产趋势,因此减产担忧对棕榈油下方仍有支撑。”郭文伟说。

陈哲认为,短期来看,产地供应边际收紧带来一定支撑。第一季度产量将出现季节性疲软,尤其2月是马棕产量低点。此外,印尼为确保国内供应充足,已显露收紧出口的迹象。国内库存压力较大,基差已转为贴水,因前期有买足量1—2月船期,同时正处消费淡季的棕榈油去库能力也有限,预计高库存情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菜油供应紧缺格局改善已是明局

菜油方面,据郭文伟先容,目前国内采已采购加菜籽400万吨,从11月开始菜籽有序到港,库存逐步增加保障了油厂压榨。截至1月8日,菜籽库存达到38.8万吨,同比增加88%。近期临近春节,油厂开机有所下降,且节前小包装油备货,菜油库存仍持续低位。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四川省市两级率先进行储备轮换,总量在15000吨以上,菜油供应进一步改善,使得此前三大油脂中供应问题最突出的菜油供需茅盾缓解。”张翠萍补充说。

在陈哲看来,菜油的空配属性较强。一方面,全球菜籽产量显著改善,尽管加拿大增产程度以及出口供应可能不及预期,但澳大利亚超预期丰产格局将作有效补充;另一方面,国内菜油供应紧缺格局改善已是明局,菜籽一季度到港预计充足,且菜油进口利润也大幅修复,后期菜油将从库存回落状态转为逐渐建库,大方向逢高沽偏空看待。

豆油后期延续累库趋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对于菜棕,豆油的供需基本维持在一个动态平衡中,库存在80万吨左右波动。张翠萍告诉记者,豆油的产地故事仍未结束,南美天气始终扰动市场,这导致美豆及国内豆粕走势略强于豆油。

据郭文伟先容,从11月份美国进口大豆到港恢复后,港口大豆库存累库,油厂开机高企,豆油产量持续高位。不过,恰逢节前备货与疫情高峰后的反弹消费,成交量激增,豆油库存未显著累库。但受疫情影响,以豆油为主的小包装油备货需求不及往年,豆油库存没有出现季节性下降,且节前备货结束,1、2月进口大豆采购到港正常,保障豆油产量供应,后期豆油延续累库趋势。

“此外,南美大豆扩种,巴西主体大豆产区生长状态正常,巴西大豆总产量仍将创纪录。本年度阿根廷大豆播种进度慢,优良率较差,产区天气不容乐观,预计阿根廷大豆产量将有所调降,对豆类行情仍有支撑。”郭文伟说。

陈哲提示,豆油的成本端存在变数,需关注南美天量产量预期能否兑现。随着防疫放开,去年国内表观消费大幅缩减13%的情况预计会有明显改善。因压榨开机维持高位,国内库存小幅回升至81.375万吨,现货压力不大,基差在650—800元/吨的偏高水平。此外,2—5月的远月采购有明显放量,说明市场对后期消费转好的预期比较认可,基差可能维稳或小幅走软。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